新闻动态NEWS CENTER

电力投资成为引领我国企业“走出去”风向标

发稿时间:2021-07-16

      “一带一路”建议已走过四个年头,进入片面落实阶段。我国正在努力爲全球可持续展开作出与国力相婚配的贡献,与国际社会共同应对经济展开、贸易平衡、动力转型及环境维护等各种应战和危机。“一带一路”沿线国度经济基础薄弱、生态环境脆弱、地域矛盾突出,动力协作需求思索国别差异与协作风险,坚持绿色、高效、可持续的动力协作之路,共同推进全球动力转型与环境管理。

src=http_%2F%2F0.rc.xiniu.com%2Fg1%2FM00%2FA2%2FE3%2FCgAGS1i-du2AahYWAAIDtQ_8RaU667.jpg&refer=http_%2F%2F0.rc.xiniu.jpg  

“一带一路”电力协作潜力庞大  

“一带一路”沿线国度电力工业水平相对落后。据世界银行统计,2014年沿线国度未通电人口约4.2亿,人均用电量水平约2825千瓦时/人,低于世界人均水平3296千瓦时/人;人均电力装机方面,35个沿线国度的人均装机逾越1千瓦/人,但也有33个国度的人均装机低于世界平均水平0.83千瓦/人。  

沿线国度电力缺口很大,意味着电力协作的潜力很大。据统计,2005~2016年,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度的直接投资总额约2047亿美元,占我国对外投资规模的23.9%;从行业投资规模来看,动力范围的投资规模占总投资的一半以上。  

电力投资已成爲引领我国企业“走出去”的风向标。以中巴电力协作爲例,到目前爲止,中国在巴基斯坦共投资了16个电力项目,其中有7个煤电项目、3个水电项目、3个风电项目、1个光伏项目和2个特高压输电项目,电源项目装机总量爲1221万千瓦,占目前巴基斯坦电力装机总量的48%,工程总额高达250亿美元,占中巴经济走廊投资总额的54%。项目建成投产后,估量每年可爲巴基斯坦提供790亿千瓦时电量。  微观投资环境评价较好的国度将是主要协作对象  

“一带一路”沿线国度眷于水资源紧张、空气污染严重的集中地,且60多个沿线国度已经提交了NDC文件,将是未来完成碳减排目的的主力,而动力行业将是完成环境管理的关键范围。动力协作尤其是煤电协作要充分思索环境风险,遵照绿色展开准绳,根据地域需求量体裁衣展开清洁煤电和节水型煤电。  

“一带一路”电力协作国别评价可以从两个层面来考量:微观层面和煤电层面。微观层面从国际关系、政治要素、经济要素三个角度调查国别吸引力。其中,国际要素包括高层互访、同伴关系、结合声明、双边协议和协作/谅解备忘录;政治要素包括政治动摇性、政府有效性、监管质量、法治和腐败控制;经济要素主要包括经济水平、经济增速、贸易开放度、投资开放度和通胀指数。  

扫除了阶段结果中高风险和较高风险的国度后,第二阶段评价聚焦煤电的市场潜力与环境风险,主要思索5个要素:水压力、人均CO2排放量、PM2.5浓度、动力禀赋和煤电规划。对各项目的中止分歧的标准化处置后,两个层面的目的均采用百分制计数,评价分数越高说明国别协作评级越高,相应风险越低。  

从结果可以看出,东南亚国度在微观和行业层面的综合评价较其他地域的国度要高,属于优先展开协作的国度;其次是中东欧国度,微观投资环境的评价较好,将是我国对外动力协作的主要对象。  

绿色标准成爲获得融资的门槛条件  

“一带一路”沿线国度经济展开水平落后,很多属于IDA援助对象,煤电作爲更具竞争力的发电技术可以很棒地保证经济展开所需的电力供应。“一带一路”绿色电力协作,优先目的是提高沿线国度的动力效率,坚持低碳准绳,在经济可担负的地域加快展开可再生动力,在煤电爲必需电源的国度展开清洁高效煤电。  

在动力低碳化和全球气候管理的大背景下,煤电海外项目融资的国际审核标准愈发严峻,如2015年OECD《官方支持出口信贷布置》发布了控制煤电海外项目出口存款的新规则。亚洲基础设备投资银行思索煤电投资的三种情况:项目将取代现有的更低效的产能;项目对完善电力系统树立并提升其可靠性是不可或缺的;该地域不存在可行的或经济上可担负的替代方案,特别是在低收入国度。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欧洲复兴展开银行的政策也异常是,只需在缺乏可替代动力的情况下才爲煤电提供融资。  

从国际公共组织和金融机构出台的众多境外投融资指点方针来看,电力项目协作的中心是发电技术标准和污染排放绩效,这两项也是获得融资的门槛条件,假设无法抵达国际或许外地环保标准,将面临严重的运营危机甚至国际负面影响。  

中国的燃煤发电技术和环保标准均处于世界抢先地位,关于很多具有煤电展开潜力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度(如印度)同时也是全球污染最爲严重和水资源压力庞大的国度,在煤炭高效清洁使用和节能技术范围有很棒的协作前景;同时还要量体裁衣地输出中国的能效标准、技术标准和绿色信贷标准,树立适宜“一带一路”沿线国度共同展开的动力新体系和标准规则。  

结合国际阅历和我国煤电清洁消费标准,爲了更好地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度经济社会环境的协调展开,绿色煤电协作的更低技术和环保标准应抵达Ⅱ级基准值;在水资源压力较高、空气质量较差的国度要执行最严峻的Ⅰ级标准。  

差异化对待“一带一路”沿线国度煤电投资需求  

“一带一路”沿线国度的电力系统规模和电力结构差异很大,关于煤电投资的需求和技术标准差异化清楚。例如印度、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等煤电大国关于大容量、高参数的先进煤电机组需求很大,但关于泰国、蒙古国、土库曼斯坦等电力系统规模较小的国度来说,高效率、清洁的小机组就可以满足外地需求。因此,除了上述的煤电技术标准之外,还要以满足所在国电力系统需求爲前提,思索投资机组容量的成果。  

爲了应对煤电项目可以对现有四周环境构成的不利影响,煤电协作项目应思索各种相关要素,其中包括:目前的环境状况;有限的环境容量;目前以及未来的土地运用情况;项目地点能否接近具有重要生物多样性意义的地域;以及能否具有潜在的累积性影响而构成不确定和/或不可逆转的后果。除了适用绩效标准中要求的发电效率和污染控制绩效之外,假设项目在已经出现环境退步的区域中可以构成一个严重的污染物排放源,则还应思索采取额外战略和措施来避免或添加负面影响。  

“一带一路”电力协作的首要目的是提高动力使用效率,在此协作理念的前提下,完成电力低碳化展开,如展开可担负、可获得的可再生动力,按照外地需求和经济条件选择集中式、分布式的光伏、风电等;而关于不得不继续投资煤电树立的国度,则应改造现有的落后机组,树立愈加清洁、高效的煤电机组。  

在电力协作途径方面,“一带一路”国度的电力工业展开水平不一,建议:针对煤电大国(如印度)的落后机组要中止淘汰和晋级改造,提高煤电能效标准,推进节能减排和生态环保;积极与外地政府沟通出台电力展开扶持政策和必要的补贴机制,加强电网树立,处置可再生动力上网和消纳成果;在限制低效率煤电出口的同时,要对清洁高效项目和可再生动力投资予以适当优惠;树立动力管理和电力协作国际平台,依托该平台,各国之间可以更好地协作、沟通和处置纠纷成果,根据地域特点和需求稳步推进。


移动端网站